起底归真堂曲折上市路:“活熊取胆”那些爱与恨

核心提示:在沉积了三年后,归真堂再次带着它的熊欲攻资本市场,这次,它选择了更具包容性的新三板。有所改变的是,归真堂的黑熊更多了,从499头至899头,但依然没改变的是,这些黑熊存在的目的仍是为了不断贡献自己的胆汁。

一家原本默默无闻的药企,在2012年申请上市的过程中竟引发了民间反对潮,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甚至联名毕淑敏、崔永元、陈丹青、丁俊晖等72位知名人士向中国证监会信访办递交吁请函,反对归真堂上市,这就是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最终归真堂的上市梦在争议声中夭折,归真堂本身也成了众矢之的,当时,归真堂创始人邱淑花在接受柴静采访时痛哭流涕,大喊:“早知道这样就不搞上市了”!

不过,显然对一家公司来说,对资本市场的渴望并不是舆论就能浇灭的。在沉积了三年后,归真堂再次带着它的熊欲攻资本市场,这次,它选择了更具包容性的新三板。有所改变的是,归真堂的黑熊更多了,从499头至899头,但依然没改变的是,这些黑熊存在的目的仍是为了不断贡献自己的胆汁。

于是这次,有过“教训”的归真堂异常低调,直到12月14日,归真堂在股转系统披露股转说明书正式申请登陆新三板,才又进入公众的眼帘。在公众舆论对“活熊取胆”的态度并没有大变化的情况下,归真堂能否成功登陆新三板,暂时难以定论,倒不如先来扒扒那些年围绕它的“熊”是非:

归真堂和熊的恩怨活熊取胆能否通关新三板?

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2月18日,注册资本11,736.60 万元,所属行业为中药饮片加工业,主要产品为熊胆粉(国药准字 Z10980024)、熊胆胶囊(国药准字 Z20054679) 系列中药以及含茶制品。

根据股转系统披露的财务数据,熊胆粉系列产品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比例稳定在90%左右,而且其毛利率高达80%以上,2015年1-8月则达到89.36%,可见,是熊胆粉 “养活”了整个归真堂

               归真堂部分财务数据

           来源:股转系统

顾名思义,熊胆粉的重要原料就是熊胆,为了获取纯正道地的中药材原料熊胆汁,公司全资子公司福建归真堂生物发展有限公司建立了集饲养、繁育、保护、科研和利用于一体的可持续发展的黑熊生态养殖基地,并且不对第三方销售,归真堂则通过高科技人工无管引流的方式采集人工养殖熊的胆汁。

一头黑熊,若在野外生存,寿命一般在30年左右,生物学人工养殖黑熊寿命则约 35-40 年,而未满三岁的幼熊尚不符合抽取胆汁的要求,因此, 对于归真堂来说,一头黑熊的使用价值在32年左右,在这段时间里,黑熊将不断地被抽取胆汁,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仁慈”的事情。

一波三折的上市路 :活熊取胆事件全回顾

事实上,对熊胆有需求的企业,归真堂并不是第一家,2010年就在A股上市的上海凯宝(300039)同样是熊胆的需求方。

上海凯宝以痰热清注射液为主打产品,痰热清注射液则以熊胆粉为原料,根据群益证券2011年底发布的研究报告,每年中国熊胆粉总产能为30~35吨。但2012年上海凯宝的需求量就超过18吨,成为国内最大的熊胆粉需求商。

不过,和归真堂不同的是,根据上海凯宝的年报分析,他们自己没有养熊场,所以它也成功的避开了舆论的直接讨伐。从这点来看,归真堂全产业链的运作恰是陷自己上市之路于尴尬之地的重要原因。


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回顾
2009年11月1日归真堂在福建的地方媒体《泉州日报》刊登上市辅导公告
2011年2月9日中国青年报刊登《市场应对归真堂“活熊取胆”亮“红牌”》,由此掀开舆论反对之声
2011年2月14日亚洲动物基金会公开发表声明,“我们认为,一家以活熊取胆为主业的企业,不应获得上市批准”
2012年2月1日证监会公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报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再度上榜,名列第28位,所属领域为中药制品
2012年2月14日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它基金”联名毕淑敏、崔永元、陈丹青、丁俊晖等72位知名人士向中国证监会信访办递交吁请函,以三大理由反对归真堂上市
2013年4月3日证监会公布了一批中止审查的拟IPO企业名单,归真堂在列
2013年6月在IPO自查“大限”的最后一周,终止审查企业数再度井喷,此前颇受争议的归真堂表示,因“IPO不是好时机”,因此“上市宣告终止。”

来源:根据三板富内容整理

归真堂之困:炮轰企业不如思考源头

仔细回顾整个事件,与其是说在炮轰归真堂这类企业不该上市,倒不如说是在反思中国熊胆产业的发展方向:

1、经营专门养熊的养殖场以获取商业利润是否可行?

根据股转系统披露的信息,归真堂及全资子公司归真堂生物的生产经营涉及多种资质,包括药品生产许可证、 药品注册批件、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野生动物经营加工许可证等,上述证书均有一定的有效期。也就是说,企业本身是合法的,另外,“活熊取胆”在现行法律中并没有判断其对错的依据。

2、“活熊取胆”是不是必须的,有没有可替代的方案?

牛黄、熊胆、麝香、虎骨是我国古代四大名贵动物药,在我国,有100多个中药产品用到熊胆成分。目前,牛黄、麝香、虎骨均已有人工合成,唯独熊胆尚无替代品。

一方面,早在2008年,香港大学中医药学院助理教授冯奕斌研究证实,用黄柏、黄连和黄芩三种中药就能替代熊胆的疗效。

2015年12月9日,上海凯宝(300039)也表示,公司研制体外培育熊胆粉不仅保护了珍稀濒危动物,而且为名贵动物药材的可持续利用开创了道路。目前已取得重大突破,凯宝拥有项目的全部知识产权。

但另一方面,归真堂的披露书中写道,由于中药熊胆粉的疗效为多种成分之间存在协同增效和综合治疗的作用,目前通过对熊胆粉中某单一成分进行人工合成并不能实现对熊胆粉的替代。

对于没有专业知识的我们来说,无法对医药科学的是非乱加判断。但有一点却是实在的,自2013年正式停止IPO申请后,归真堂的业务仍稳步发展,股转说明书显示,2013年、2014年和2015年1-8月,公司营业额分别为1.72亿元、1.73亿元和1.04亿元,净利润分别是5911万元、5771万元和3024万元。

             归真堂部分财务数据

            来源:股转系统

这说明归真堂的熊胆粉是有大量市场需求的,若是人工合成的药物比熊胆的药物更便宜,更有效的话,归真堂自然就难以生存下去,更别说再次有能力冲击新三板了!


 返回21财搜首页>>